有樂亭

叔控 年下控 常年站在冷cp里

---做了一个今年已上映和即将上映的预告混剪,只找了自己感兴趣的几部,蒂尔达的这部电影不太敢看,但是里面造型真的很美啊!

后半部分节奏崩了...没嗨起来

之前发的那个真的太短了,短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主要是远大里赵老师的戏都是坐着的,虽然坐着都好看,但是想要更多丰富的陆 先生。

请无视掉歌词,只是听到这首歌就特别想剪赵老师,没有任何技巧的剪辑,就是一心prpr!!!素材导进去开始,整个人就是hentai痴汉脸嘿嘿嘿傻笑,老师您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!真的是!太可爱了!!!

赶时间画面导出有些瑕疵QAQ,后面有个脑洞,各位就请无视掉吧。。。真的就是自己的怨念,男主有这样的师父真的是幸福,师父就是信仰。【闭嘴吧】

x远大前程陆先生舔屏向,听到这首歌就特别想剪赵老师单人向的,可惜素材不足,远大的素材还是一位好心的太太分享我的,侵删。

x非常短小,,,

 终于成品了,再剪下去这个BGM就要把我听吐了,本来是庆祝第三季的 ,结果自己的拖延症......

BGM:Heroes

【洪陆】风声

ooc预警x3

有二改设定注意

有洪三战损描写,有不适请关掉

太太们能接受就往下滑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瘦削的身影站在夕阳下远远的眺望,那里是他的家乡。晚风吹起披在肩上的外衣,衣摆摇曳着带起了思念,被风吹地打着卷的飞向那片故土,穿过地域的阻隔,飘向心中所念之人。
三月天的晚风还是冷到刺骨,陆昱晟紧了紧外袍,掩嘴小声咳嗽着,抖动地肩膀身形单薄的有种一推就倒的错觉,可那半阖的眼睛里锐利和威压让人不可忽视,那里依旧有着上位者与身俱来的气魄。
陆昱晟转身向住所走去,拄着手杖的手,骨指因用力而压迫的泛白,显露了它的主人是多么用力地在让它支撑,但挺直的背脊有着面对一切的不屈。
他没站在曾今中意的高处望着远方,而是每日举步走来他认为离家最近的地方静静站会,任由夜风带走自己的思绪。
今日他门下的学生子来访,带来的依旧是一无所知的信息,心中的烦闷郁结焦灼着。
洪三,那个油嘴滑舌却重情重义的小毛头,那个看出自己恐慌,却不知是为他而恐慌的小赤佬。
收下自己给予的船票,一转身便扎进了他的信仰里,毫不犹豫,毫不眷念。
一去就是再无音讯。
像一颗石子砸进浩瀚的大海中,激起一丝涟漪却无人知晓。
在他众多门生子的打探下,这么多年来,洪三的消息除了因曾今在永鑫公司的背景被判成分不好外,就再无他的消息,好似这个人在世间蒸发了一样。在他失去了所有亲朋,在他坚信自己信念扛过战争后的现在,现实的选择咧开了狞笑的嘴。
闭着眼都能想到,那小毛头满是惊诧呆滞的表情,被拖进那条选择后的深渊里。
陆昱晟一时心头震荡不已,脚步凌乱地踉跄了下,手杖来不及撑住身子就歪向了街道,喇叭声尖锐地响起,面前强光带着死亡的气息刺了过来。
在不甘接受自己将要在此画上句号时,一只手臂穿过腋下环住他的腰身,被一股力量拉扯着脱离了呼啸而过的危险。
咒骂声远远地被风传递了过来,陆昱晟却并不在意,映入眼帘的是因绷紧地嘴角而带起的浅浅梨涡,环住他的人胸腔地鼓动大到他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“先生可要注意些。”
禁锢住自己的人眷念地用鼻尖蹭了蹭,嗅了嗅后,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动作里的僭越,慌乱连退了两步低着头,想走又舍不得走。
街道上时不时闪过的车灯让洪三的身影忽明忽暗,他侧着站在陆昱晟对面,像是在极力藏着什么。
眉头舒展又皱起,眼里的笑意渐渐散去,陆昱晟明了的上前去拉洪三。
成熟坚毅了许多的脸上,一条深且长的疤痕斜斜得陷在洪三的右眼处,曾今市井的笑脸上,眉眼弯弯滴溜转的眼睛,现在一边凹陷进去,再无睁开的可能。
冰凉带着湿意的指尖抚上那处坑洼疤痕,洪三想躲却被陆昱晟的表情惊到了。
昏暗的光线里,那位大名鼎鼎,运筹帷幄且处事不惊的陆先生,眼底隐隐泛着些水光。
这个他在战场上活着的信念,他所认知里强大又狡猾的枭雄,他的爱慕之人。
“侬活着就好。”
这句话被夜风打散了,揉碎了地卷进洪三的耳中,灌进他的胸腔里。
一时间惶恐、自卑、思念的情绪梗在喉口,仅有完好的眼睛酸胀的不行。
揪着自己先生的衣袖呜咽地跪了下去,头埋在那人柔软的腰腹处,洪三终是回到了那个放不下他的港湾里。
呜呼的风声里吹散了两人的爱语,这些就只有他们知晓便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崩sakalaka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崩崩崩

@写作林雨棠读作陆夫人   @烟雨花火  我又来了,希望不会太崩😳   想吃粮了
重看远大前程第一感觉就是,陆先生一出场就忍不住prprpprprpr,然后疯狂的想苏他

【洪陆】筑巢期

ooc预警
ooc预警
ooc预警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陆昱晟难掩倦容的坐在沙发里,单支起手臂撑在脑侧,听着两位哥哥关切的询问,摆摆手表明自己无大碍,思绪却飘向了远在杭州的洪三身上。
拇指摩挲着戒环,他一向精明的脑子里莫名的烦糟糟,思绪难以集中在一起,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让他定不下心神,就连后颈腺体内洪三的信息素都不能安抚自己。
自上月被洪三标记后,那小毛头就一股脑地把他所有的抑制剂全丢了。
突然停止抑制剂的服用,多年压制的体征紊乱的反馈了回来。之前还有洪三的陪伴,可现在洪三不在了身边,那些奇奇怪怪的感觉又席卷了回来。
陆昱晟低垂下眉眼,掩饰住眼底的躁意,提起放在一边的手杖便起了身。
“两位哥哥不必担心,昱晟只是有些乏了,便先回去歇息了。”
“公司的事先放一放,这里有我和你二哥,好好回去调养下。”霍老板忙起身拍了拍自家三弟的肩膀,不忘又叮嘱了几句。
“昱晟晓得的。”兄长的关怀起了些作用,陆昱晟觉得那股郁躁的情绪缓和了些。
张大帅迟疑的站在一旁想了想,总觉得三弟这样子怎么这么的熟悉,眼角看到从远处走来的师爷,一时恍然大悟。
“老三啊,洪三那个小赤佬去杭州有几日了吧,怎还不见他回来。”
突然被提到心里所想之人,陆昱晟不由诧异地睁大了眼,小毛头的名字在口中绕了圈确是没说出来,胸腔内鼓动地声响大的震耳欲聋。
“这个小赤佬也太粗心了吧。随身之物没给你就离开了,连张只言片语的书信都未成寄回来过?”张万霖看到自己的三弟难得的呆愣模样,咧嘴哈哈笑了起来,他搂过师爷指了指其从不离身的折扇说道。
陆昱晟看了看二哥送给师爷的折扇,心中明白了些近日反常的情况。
筑巢期,也就是离自己发情期不远了的征兆,他正寻觅着一切有关伴侣的气息。
谢过两位哥哥后,陆昱晟便匆匆出门上了车。
车子停在有些陌生的小院外,陆昱晟下车进了洪三平日所住的院子,刚巧碰见美人和拐爷正要出门,一阵寒暄过后,表明自己是亲自过来拿文件的意图后,他便被美人带进了洪三的房间。
“洪三这个臭小子怎么这么不注意,还让陆先生您亲自来取文件,希望先生不要太怪罪他。这是三儿的房间,他有什么东西都会放柜子里,您找找看,我和老拐还有事就先走啦。”美人一通说完后,干笑地小心翼翼看了看陆昱晟的脸色,站在一旁拉着老拐想走又不敢走。
天不怕地不怕的美人,还是不敢太在这大上海赫赫有名的陆先生面前过于豪放,虽然面前这位是他儿子认定标记的伴侣,虽然此时一身白色长衫的陆昱晟笑的风轻云淡,她就是能感觉到那微笑下不耐的心情。
陆昱晟点了点头表示了感谢,看着老两口飞快的离开,他收起对这两个beta的敌意,他只想快点让二人的气味从屋子里退出去。
打开衣柜拿出洪三常穿衣物厚厚的铺在床上,密集的信息素很好的安抚了几日来躁动的情绪,陆昱晟躺在衣服堆里安心的睡了过去。

————论如何把一个好梗写烂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没有然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找不到陆先生的cut    凭脑洞越写越ooc    我得再去看一遍远大前程    细细的再品一遍陆先生

@写作林雨棠读作陆夫人   @烟雨花火 宝贝们我更文了,一口气写完我也不斟酌哪些地方崩了【都崩了】
蓝瘦 

怎么说…最近体力低下max  要开始锻炼了

【洪陆】土味情话


巨型欧欧西请注意

au世界观

嘴甜的人有糖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洪三平时油嘴滑舌不着调,可他没说过情话。

就对自己先生表白也是。当初想借酒壮胆偷喝了拐爷藏的好酒,结果生生把自己灌醉了,在陆昱晟公寓里闹酒疯。

后来两人在一起了,就更没机会说,他的老师那么厉害的人,看他一眼就知晓他想着什么。这旁人羡慕不来的默契,到洪三这却很头疼,先生办公桌上时不时出现的粉红小信封,看的他那爆棚的占有欲要炸掉了。

洪三明白陆昱晟知晓他的心意,他们心意是相通的,可先生实在太有魅力了。身边男男女女看着陆昱晟的神情,有明目张胆的爱慕也有隐晦的窥探。虽然先生不曾回应理睬,但无形的危机感拉扯着洪三的神经。

夜晚的书房里,陆昱晟带着眼镜批改学生们的作业,洪三则坐在一边玩着电脑。

正看论坛津津有味的,一个对话框咻地弹了出来,带着三五个窗口抖动,洪三看了眼备注,欢快的脸上立马挤在了一起。

齐林这个混蛋。

就是他,前段时间的那个视频,让他晚餐时被一顿嘲笑。尤其是张大帅那快意嚣张的大笑,还特意搂着自家养子连说了三声好。

不就是嘴皮子斗不过我,作为长辈这样真的好么。自家先生在一旁也不出声,拿着餐巾挡着,就当看不到您在偷笑好了!

越想越心塞,洪三不带犹豫地把鼠标挪到右上角。

‘三哥!三哥!我有事请教你。’

‘我喜欢上了一个人,于梦竹。我,我一见钟情。’

‘三哥我该怎么办呀,我嘴又笨脑子也不灵活,三哥你教教我说情话吧。’

情话?!洪三抬头看了眼被灯光笼罩的陆昱晟,缩在沙发里把电脑拿近了些。

‘你小子问我干啥,去问你大爹小爹去嘛,他们天天腻一起,肯定有很多话可以教。’

‘问了的,大爹说…emmmm…就是干!但梦竹女孩子家的,怎么能这样,我反驳了一句,还被大爹骂我没骨气。’

‘果然是张大帅,一手直球打的嘞。不过你小子上次这么玩我,你觉得我干嘛帮你。’

‘我错了三哥,都怪我手滑。你之后说啥我都干,你就好心帮帮我吧。’

感情好,这是风水轮流转嘿,师爷布置的脏苦累活有人干了,洪三笑的好不欢快。

陆昱晟听到笑声抬眼看了眼洪三,自家学生子笑的那般不怀好意,肯定在想什么坏主意。手上批改的速度不停,嘴角的弧度却维持在了上翘的状态。

“先生在笑什么?”

耳垂被嘴唇触碰的有些痒,陆昱晟回头宠溺地吻了吻洪三的鼻尖,似笑非笑的回问道,“三儿你刚才又在笑什么。”

“齐林求我给他帮忙,但我先想到了先生,想问先生是哪里人。”洪三扒着扶手蹲了下来,仰头看着光晕里的陆昱晟,笑的眯了眼。

机智如陆昱晟也被洪三这前后不搭的话问到了,他伸手捏了捏洪三脸上的软肉,佯作不悦的说道。

“侬这小毛头,唔是上海人侬不是忘记了伐。”

“三儿哪敢忘呀,三儿忘了自己都不会忘了先生,但先生您不是三儿的心上人吗。”洪三挺直了上半身,讨好的用鼻尖蹭着自家先生的脖颈。

陆昱晟蓦得睁大了眼,嘴微微张开却不知该如何接话,他反应了下才回过味来,脖颈酥麻一下子遍布全身。身子掩饰地向后面的扶手靠了靠,让他和洪三的距离拉开了些。

这情话说的太过突然,陆昱晟的大脑一时罢了工,他是知道洪三对于那些他的爱慕者醋意有多大,他也知道洪三对当初醉酒的表白有多懊恼,但没想到这个小毛头会用如此别致的方式。

长到这般岁数,过了那肆意表露心思的年纪,不曾有人对他说过这些也不在意,可偏偏从洪三嘴里听到,发现自己很吃这套。

“有空在这说胡话,还不如多想想怎么写我交代你的论文。”不去再看一旁的洪三,陆昱晟转过身拿起放在一边的钢笔作势要继续批改作业。“况且齐林还等着你帮忙呢。”

“嘿嘿,齐林喜欢了个女孩想要表白,让我帮他想表白的话,这个我肯定要第一时间和先生分享,不能先便宜了齐林呀。”

洪三抽走了陆昱晟的钢笔,用嘴叼下架在先生鼻梁上的眼镜,长臂一伸推开桌上碍眼的本子。

虫鸣不绝的夏夜里,黑夜包裹住那些爱语和低喘。

唯独散发着莹莹光亮的笔记本屏幕上,对话框对面的齐林还等着自己三哥的回复。

快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…刷微博看有人说土味情话  就一发不可收拾

不想正剧里是啥样了  自己给自己发糖

不行了  自从萌了洪陆  睡觉一天比一天晚   眼袋与黑眼圈齐飞啊啊啊啊啊啊!我得调整下生物钟了!不能修仙😂😂😂

【洪陆】校园au

重度欧欧西

突然想到自己还写了个校园梗ㅎ.ㅎ

里面应该会有多个cp,还没确定

坚定洪陆   so    英雄往下看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永鑫有三位教授威名在外,霍教授出了名的威严与天然萌并存,张教授出了名的暴躁易点燃,陆教授出了名的好说话切开黑,这三位站在一起后的化学反应,简洁明了的概括——永鑫三大亨,不要惹。

洪三身披红色丝绸‘入学人肉指南’,手举‘欢迎新同学’的木板,对着新生蛋子老神在在的科普着永鑫大学的三大人文奇观。

“别一脸不相信,你们师兄我可是忽悠过霍教授,呛声过张大帅,拜在陆教授门下的洪三元。”洪三夸张油腻的演讲完后,抬着下巴等着被赞美,糊弄这些傻白甜的小家伙太简单了,最适合找找优越感。

欸!惊叹呢?崇拜呢?

洪三睁眼看到对面的傻白甜们齐齐地望着自己的右侧。

哒。

扇子展开清脆的响声,听的洪三心里冷风呜呼的吹着。

“哦哟,这么厉害。我一会开会时要和那三位好生说道说道,夸奖下侬的嘛。”永鑫大学三大亨之下隐藏的另一个boss,俗称夏师爷的夏教导主任,此时似笑非笑的吊眼看着洪三,手中折扇摇的悠哉悠哉。

洪三煞白了一张脸,听着夏俊林的话,更是身体自然地哆嗦了一下。

他都能想到晚上回去,面对这四位,自己能不能活着下餐桌。

这么一想腿也跟着软了起来,洪三也不顾身旁一帮学弟学妹们怎么想了,动作狗腿又娴熟地举起木板挡在夏主任头顶,手里的学校介绍手册当做扇子猛地挥动起来,好生伺候着这位大爷。

“嘿,瞧您说的。天气这么热,三儿刚才是热傻了说了胡话,您别介意。”洪三指着不远处的休息棚讨好的说道,“美人今早才熬的绿豆汤,我带了些,您要尝下吗。”

夏俊林挑眉一笑很是受用,他清楚的很,这绿豆汤是洪三给陆昱晟准备的,自己这么一来,现在洪三只怕是心都在滴血。

夏主任玩味的卷起嘴角,他就喜欢洪三这一脸吃瘪的模样,可比平时那油嘴滑舌的德行顺眼,不是万霖的三弟陆昱晟挡着,只怕要在他手上多吃点苦头。

“万霖刚好也要下课了,干脆我就都提走了,省得你一会多跑一趟。”

笑的眼睛弯弯,活脱脱的老狐狸,洪三停不住的腹诽。

“好…那更好。”洪三磨着后槽牙,笑的一脸扭曲,“那您就既往不咎三儿刚刚的胡话吧,这个月您有什么吩咐,我都包了。”

“好小子,我喜欢侬这爽快性子,我晓得的。”夏主任听到满意的回答,收了扇子提着保温杯,给洪三和众人留了个满意的背影,信步走了。

“哎哟我这张嘴,这张嘴。”

看着夏俊林走远,洪三痛心疾首的蹲下 身,一边碎碎念一边拍着自己的嘴,悔恨的情绪都快要具象化了。

新生蛋子们这天,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‘笑容渐渐消失’和‘神情逐渐变态’。他们的洪三学长蹲在地上,来了个现场教学。

与此同时,三大亨的手机里,收到了来自家庭群内齐林同学分享的视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刚才发的因为网络断了!它消失了????嘿呀  好气

最近大家都在发刀,虽然虐虐更健康   但偶尔来点别的图个乐吧

这应该是个tbc吧…我也不知道